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庄浪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0 22:05:4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庄浪白癜风医院,甘肃能治白癜风的药物,北京有那家医院治白癜风,海南白癜风初期危害,乡宁白癜风医院,北京专业权威白癜风医院,上海白癜风遗传吗

原标题:高考落榜,父亲的一封信让我在部队完成了“逆袭”

我的老家在一个贫穷的小山沟,山沟里住着不到10户人家,站在山上如果不仔细看,还真不好找。从家到乡街道基本上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,每次去买卖东西,来回要走七八公里山路,不夸张的讲就是翻山越岭。

老家全景

父亲排行老三,是家里五个兄弟姐妹中最有出息的——在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,并当上了教师。听母亲讲,父亲从小吃了不少苦、受了不少罪,一家七口人,挤在一个不到70平米的土房里,勉强度日,遇到刮风下雨,屋顶就会漏水,天晴后还要及时和泥修补。

那个时候兄弟姐妹中,只有二姑和父亲在上学,可是因为家穷,实在担负不起两个人的学费,最后二姑主动退学,把机会留给了父亲。

据说,父亲当时是用毛驴车接娶母亲的,因为经济条件有限,只领了结婚证,酒席也没有办。婚后,住房成了一大难题,最后在母亲的提议下,在窑洞厨房的灶台旁边建了一个土炕,只要一做饭,土炕也能烧热乎了,一举两得。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,母亲生下了我和弟弟。

作者小学时的全家福。

一直以来,我对父亲都非常敬畏,我也是在他独特的“关爱”中慢慢成长的。

在我们农村,每年收割完小麦后,剩下的麦草都要留存下来,用于做饭和烧炕。有一次,我和伙伴在房子后面玩耍,拿了些麦草点火玩,一不小心点燃了麦草堆,顿时浓烟四起,看着不断蔓延的火势,幼小的我被吓得哭了起来。幸好被邻居看到,并通知全村人帮忙灭火,当火势被控制住后,麦草已经大部分烧毁。我战战兢兢地跑回家,父亲早已在家中等我,“谁让你玩火的,不知道很危险吗?烧死人怎么办,你偿命吗?”说着就拿起了细竹棍……那是我第一次受到父亲如此严厉的责罚,那天他打断了好几根竹棍,满屋子都充斥着我痛苦的哭声。后来听母亲说,父亲一夜未眠,半夜看着我红肿的屁股偷偷落泪,还给我抹了药。

印象中,身为教师的父亲对我的学习始终十分重视。记得有一次,我数学考试不及格,回家后还跑出去玩了,晚饭都没有回来吃。如此放纵,父亲怎么能忍,除了一顿棒打,当天晚上父亲逼着我做作业直到半夜十二点。从那以后我都在父亲的监视下,每天做练习题几小时。那个时候对父亲是“憎恨”的,也许是性格倔强,为了不让父亲责罚我,厌烦的情绪渐渐消失,只剩下和父亲的较劲。久而久之,我的数学成绩突飞猛进,当期末考试我将满分卷拿到父亲面前时,终于得到了他“吝啬”的表扬。后来,我常问父亲,为什么非要逼着我学习,他说:“我们是农村的,老爸这辈子也没有多少前途了,现在就希望你能替我争口气,好好学习,只有这样才能走出大山,过上好日子。”

父亲在老家干活。

父亲生性严肃认真,从不轻易表扬人,而得到父亲的夸奖便成为了我初中时的目标,我就是想要告诉父亲,我能行。后来,我考入了位于镇上的高中,因为离家较远,为了方便我学习,父亲为我办理了住校手续,但是让父亲没有想到的是,由于贪玩我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。

也许是快成年的缘故,我的自尊心变得格外强烈。那是上高二的一天,我和几个关系要好的伙伴,跑去市里的网吧上网。回到教室时,突然有同学跑进来对我说班主任找我,忐忑不安地来到办公室,却看到了一脸铁青的父亲。面对班主任的质疑,父亲用沙哑的声音回应着。我低着头,却也能感觉到父亲是多么的生气,好像浑身都在发抖。突然,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,父亲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:“我把你送到这里是让你来玩的吗?能不能争点气!”我噙着泪花,红着眼死死地盯着父亲,一句话也没有说,而两人的误解也从这一刻开始越来越深。至此之后,我和父亲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,似乎有了一道厚厚的隔阂,不可触碰。其实我知道父亲是“恨铁不成钢”,可是我的心里始终过不了这个坎儿。

我的叛逆还是换来了不好的结果,高考我落榜了。父亲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笑容,对我的期望也变成了失望,我忽然感到身上的枷锁越来越重。直到2008年12月,我毅然选择了参军入伍。

到部队后,生活中少了父亲的唠叨与责骂,我却不习惯起来。

一年后的一天中午,我收到了第一封父亲的来信,他在信中说:“你去当兵是爸最没想到的,但是爸从来不觉得你比别人差,好好干,盼你在部队有所成就。”看完信后,仿佛小时候那股倔强劲儿又回来了。我思虑良久,暗下决心,一定要在部队干出个样子,不为别的,只想告诉父亲,不上大学我也能有出息。

父亲写给作者的信。

2012年年底,我带着军旅生涯的第一个三等功踏上了探亲的列车。家中的父亲正在等我——一身朴实的旧西服,身体消瘦,脸上沟壑的皱纹清晰可见。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我第一时间拿出了三等功证章对父亲说:“爸,你看,我立功了,怎么样,给你长脸了吧?”父亲激动地拿着证章,反复抚摸,嘴上不停地念叨:“真是爸的好儿子,果然没让老爸失望。”那天晚上,父亲拉着我喝了不少酒,说了很多,而我最大的感觉便是父亲真的变老了。

2015年,我被保送至军校学习,母亲说,父亲激动得几天都没睡好觉,遇到熟人就说:“我儿子上军校了!”也许是长大了的缘故,之后每次给父亲打电话,好多事他都让我自己去做主,更多的则是嘘寒问暖,好像一下子变唠叨了不少。我不知道是什么让父亲对我的态度有了如此大的转变,难道是因为以前对我“棍棒相加”过意不去了?直到有一天,我听别人聊天说,人老了就会越来越唠叨!突然,我好像明白了什么……

中国军网微信(zgjw_81)出品

作者:刘 鑫

编辑:毛志文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福建白癜风会遗传么